传统超市,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2024-04-23
零售业的核心是什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徐霁,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上海城市超市与湖北富迪超市的停业,再度给零售行业敲响警钟。新一轮的连锁超市淘汰名单,或许会以深耕区域市场的服务型零售品牌为主。

中国连锁超市行业经过30余年的发展,行业热点从大卖场到生鲜超市,再到近年的会员店和折扣店,迭代速度在加快,一直在打淘汰赛。

未来的消费市场,需要什么样的零售业?为此,行业不断在探索。京东也早就总结出来了——多、快、好、省。

盒马等商家对供应链的布局,以更好的产品来做大自有品牌占比;朴朴、小象超市等前置仓玩家,对极致配送效率的追求;这几年行业最热的折扣店、量贩零食店,总能用价格来给人以惊喜。无非,都是在抓这几个核心点。

谁能成为下一代的“零售之光”?

新一轮超市倒闭潮?

4月16日,讲究精致生活的上海市民们突然发现,他们经常来购物的上海城市超市(CITY SHOP),突然宣布停业。

公开信息显示,城市超市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以经营世界各地风味美食享誉上海”。由于定位于高端进口精品超市,旗下门店商城店、金桥店、联洋店和天山店等,都位于上海的“高档住宅区”。

2008年,上海城市超市走出上海,在亮马桥开出北京首店,2013年北京侨福芳草地店开业。不过,这两家门店并未维持太久,后来仍然只有上海的9家门店。

一份落款4月15日的告知书显示,“近年来上海城超经营举步维艰,尽管采取了多种自救手段仍然难以为继!现公司决议解散,从4月16日起停止所有门店经营”。短短几天,其官网已经显示“403 Forbidden”。

2018年底,城市超市打浦桥日月光店曾与业主方发生纠纷,正常营业一度受阻。事件解决后,2019年新年首日,上海城市超市高调发文宣称,“凭着这三宝,城超一定能再活500年”,吸引了更多上海人的关注。这里的三宝,分别指十年不变明星烤鸡、资深网红芝麻蛋卷、低热主食拉发饼。

没想到,仅仅过去了5年,上海人快速抛弃了这些爆红单品,上海城超也只能感叹着,“向天再借五百年”。

无独有偶,前几天,总部位于湖北仙桃的富迪超市,也陷入了“旗下门店几乎全关”的流言之中。

富迪超市可不是无名之辈。2002年,富迪超市第一家门店创立于仙桃市杨林尾镇,之后陆续在周边的十多个地市县的乡镇开辟经营网点,成为江汉平原最大的乡镇连锁超市。

2011年门店数量就超过500家,巅峰期员工超万人,位列“2021湖北民营企业100强”。据榜单门槛测算,其2020年的营业收入至少为30亿元。

4月6日,针对相关传言,一份由富迪公司和当地商务局盖章的公告表示,“因转型发展未达预期,公司出现经营困难,引发一些矛盾纠纷”。

消费环境剧变,市场竞争激烈,特别是盒马、小象超市、朴朴等O2O平台的冲击,让线下零售的压力与日俱增。

上海城市超市的停业、富迪超市的纠纷,不会是连锁超市经营危机的结束,很有可能是新一轮倒闭潮的开始。而且,其中的很多品牌,可能连新闻都上不了,留给它的也许只有一张“旺铺转让”的白旗。

中国连锁超市,激荡30余年。期间,数次迭代,也形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淘汰赛。在这一轮又一轮的超市倒闭潮中,原本远离战火的区域服务型超市们,也渐渐扛不住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连锁超市迭代史

1990年,广东东莞虎门镇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超市——美佳超级市场。次年,联华超市在上海创立 。1992年,香港第三大超市集团华润超市,在深圳开出其第一家门店。中国连锁超市的产业氛围,逐渐形成。

几年时间的培育后,中国连锁超市行业,终于在1995年前后迎来了一次大爆发。这一年,家乐福在北京开出中国首店;李彬兰在深圳创立新一佳;第一家家家悦超市开业;张轩松在厦门开了一家叫“古乐微利”的超市,也就是永辉超市的前身;王填在家乡湖南湘潭开出了第一家步步高超市;沃尔玛进入中国的谈判也基本敲定,门店在第二年开业……

所以,受家乐福、沃尔玛、华润超市影响,早期,中国连锁超市行业对大卖场模式极为追捧。大卖场对传统杂货铺形成了降维打击,快速吸引消费者。

很多70后、80后应该记得,第一次进入大卖场时感受到的震撼。超大的门店空间,琳琅满目的货品,推车自选的购物形式,令人耳目一新。

不过,随商业地产爆发开启十余年的黄金时代后,大卖场模式的扩张风险抬头。一些实力跟不上的模仿者开始掉队,形成一轮连锁超市倒闭潮。其中的典型,便是新一佳。

当年,李彬兰从万佳连锁离开,在深圳创立新一佳——新的一家万佳。公司一度跻身中国连锁超市行业的TOP10,李被称为零售“铁娘子”。

从2008年开始,新一佳便爆发出全国范围的关店潮,2016年资金链断裂,2017年正式破产。

李彬兰的前东家万佳连锁,被王石从万科剥离,卖给华润超市,组成了华润万家,一度稳坐中国连锁超市的头把交椅,成就了另一种命运。

传统大卖场模式承压,一批创新者借助生鲜优势快速脱颖而出,其中的佼佼者,南有永辉、北有家家悦。凭借这一优势,永辉快速跃升,一度进入连锁超市前三强,并成为行业最年轻的上市公司。

然而,生鲜这个品类的护城河相对有限,很快就被行业性地复制。生鲜模式的集大成者永辉超市,却因为大举转型新零售而陷入业务困境,挣扎数年才勉强缓过劲来。

那几年,全国性连锁超市的生存状态,远不如区域性的品牌,最典型的便是红旗连锁和家家悦。那些重点布局一二线城市的全国性连锁超市,没点背景和家底,根本活不下去。

到现在,连区域服务性的连锁超市,上海城市超市与富迪超市这种,也开始扛不住。零售业不禁要感叹,到底该何去何从?

市场需要何种零售业?

无论市场环境如何波动,零售行业如何变革,消费者购物的需求一直都在。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总需求保持着向上发展的趋势。

无论是传统的连锁超市,还是当下流行的O2O平台,早已成为城市服务的基础设施之一。

零售行业的核心,已从基础的需求满足,提升为深入的服务体验。在这样并无止境的追求提升中,消费者在心目中,永远期待“零售之光”的出现。这个标签,曾经属于家乐福和沃尔玛,后来给了永辉超市,现在,则贴在了胖东来身上。

为什么胖东来的呼声这么高?其实,没什么秘密可言。区域性;极致服务;供应链;价格优势;员工共建机制。

零售业的区域化,有利于提升经营效率、控制成本,同时,提高区域内的门店密度,有利于强化品牌声量;关于胖东来极致服务和善待员工的例子就太多了;以供应链为基础形成产品优势,不仅可以培养引流单品,还可以与用户深度绑定,这样的自有品牌单品,包括胖东来大月饼、精酿小麦啤酒、自由爱白酒等;定价上,胖东来采取成本价+固定毛利率的模式,类似于Costco等会员制超市——尽管胖东来并未在概念和收费模式上强化“会员制”,它实质上已经形成了会员制超市的经营模式。

这些点,孤立地来看,都不算新奇。只要做到那么一两点,就足以在零售市场站稳脚跟。胖东来算是把这些点都做到了,便成为当下最火爆的零售奇迹。

不过,外地消费者们最关心的是,胖东来这几年不断地对外帮扶,到底能不能取得效果,也就是说,胖东来的模式能否复制?

如果上述这些业务亮点,一点也做不到,既没有清晰的区域和业务定位,也没有产品和服务意识,更没有对消费者的价格优势和对员工的激励机制,那么,便可划归至传统超市这个范畴,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存在必要了。

将来的零售市场,分化不仅体现在规模上,商业模式的差异也会越来越明确。

要么卖极致效率,盒马、朴朴和小象超市等属于此类。当你想在家吃火锅喝啤酒,需求半个小时就能落地。这也是社区便利店能够持续存在的原因,但它们的发展早已脱离了传统超市这个概念。便利店的服务性,也会越来越综合化。

要么就卖场景化的服务,比如,特别能激发起购物欲望的会员制超市,以及被称为六星级景区的胖东来。

除此之外,还会存在第三条路线吗?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