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新”而行,以新促“质”释放活力

2024-06-06
金融永远要向产业去学习,去赋能产业

5月29-30日,2024“两湖之约”新青年创投大会在常州举办。本届大会以“潮起扬帆创未来”为主题,推出了青年论坛、产业参访、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大赛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大会期间,2024新青年创投榜的青年创业者、投资人、以及常州乡贤共聚一堂,分享最新的行业资讯,交流创投经验、链接常州产业机遇。

会上,越秀产业基金副总经理、合伙人吴煜,麟阁创投创始合伙人王翔,上海羿弓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兼总经理吴剑,江苏创健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钱松,常州天正工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翀昊,毕马威中国审计合伙人周盛主持的“向‘新’而行,以新促‘质’释放活力”圆桌中就青年创业投资与城市如何培育新质生产力、以及如何发挥投资对产业的促进作用展开对话。

以下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圆桌2】向“新”而行,以新“质”释活力.jpeg

在产业变革中发现新质生产力

周盛:

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我们看到我们在座的有来自投资界的朋友,也有来自于新能源、生物制造和工业制造领域的明星的创业者。第一个问题,想请各位给在座的介绍一下,在各位关注的或者各位所在的这么一个行业里面,有哪些正在发生的变革,有那些涌现出来的新质生产力。

吴剑:

氢能领域近年来进入大家视野,但发展并不快。这个行业非常大,产业链长,技术更新迭代快。很多投资人问我这个领域有什么值得投的行业,我觉得值得关注的是降成本的应用赛道,特别是在上游制氢和下游储运领域。未来哪种技术路线能够走下去,我觉得还需要各位投资人的眼光。

钱松:

新质生产力是今年“两会”期间的热门词汇。我们企业所处的合成生物学属于新质生产力的生物制造。生物制造包括胰岛素、透明质酸、胶原蛋白、燃料乙醇等,重组胶原蛋白正是我们公司的核心产品。新技术如基因编辑、DNA合成、细胞工厂构建在医疗领域有广阔前景。例如,以合成生物学基础的材料在医疗上被广泛应用,甚至可以用改造的免疫细胞治疗癌症。我们认为,合成生物学在医疗行业有更广阔的前景。

张翀昊:

新质生产力是个很热门的词汇,们觉得在常州这种工业城市特别以智能制造为底色的城市近年来有几个明显的发展方向:新能源化、数字化、AI化。

新能源化如动力电池驱动设备,虽然目前产能略有过剩,但装备制造的需求仍然强劲。我们正在试制用动力电池直接驱动设备,用几百个电机代替传统的磁浮电机,这会极大提升性能。

数字化方面,从前的数字化和工业互联网主要在生产制造领域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但近年来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注重售后服务的数字化。以常州市为例,2020年享受国家退税政策的软件销售额不到20亿,经过四年发展,去年销售额达到85亿。

最后是AI化,尽管在办公领域如火如荼,但在工业领域数据共享较少。新能源化和数字化将为工业领域的AI化提供数据支持。

王翔:

新质生产力是今年的焦点话题。在新能源和新材料这两个关键领域,能看到各类新质生产力的崛起。新能源经历十年发展,似乎进入了瓶颈期,但实际上各细分领域的创新和发展都集中在如何实现绿色可持续以及更高效的能源利用。

例如氢能在新型能源体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首先可以作为多种多样的形式存在,气氢、液氢、有机物化合物、甲醇、氨等,在应用方面它不仅可以作为储能介质解决或缓解可持续性能源发电产生的消纳问题,同时也可以作为化工原材料和动力能源直接在下游使用。

新材料技术是众多行业发展和创新的底层支撑,其“新”的特质体现在原料、工艺、技术、市场等诸多方面。新材料涉及细分行业繁多,在双碳政策刺激之下,众多新材料细分行业正处在技术成长前期,开始逐渐走出实验室、实现初步产业化,带来了大量的早期投资机会。

这两大领域的发展和创新,将为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发挥重要作用,值得持续关注和深入研究。

总结来说,新能源和新材料的关键领域是未来新质生产力的重要代表。

吴煜:

站在资本的角度看不管是生命科学、生物科学的研究,它都是解决人或者未来发展的底层问题。随着我国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的转型,我们从全球最大的消耗国,应用的买单国,逐渐向产品的提供国,再往深层向技术的输出方转型。这种技术的输出必然而然要接触到基础学科、底层学科。

这些是我们从资本角度能观察到的产业变化。这些变化源自哪里?一是在内部做科技成果自主孵化;二是来自于几十年前我们大量走出去的这些人才,他们通过学习和沉淀,逐渐回国形成我们工程师红利的这波转化;三是和世界全球的供应链在领先技术环节合作进行中国本地化的再创新和改造。

共性与差异,什么是投资人眼中的好项目

周盛:

今天下午我们有一个青年创业大赛,可能大家很关心的就是说怎么评价一个投资项目的投资价值,有请吴总介绍从专业机构的角度你们是怎么去评价的。

吴煜:

首先第一点考察商业化和盈利能力,它主要来源于企业内部创新的活力。

其次,作为市场化的国资的代表,我们还要考虑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发展、产业安全。要考虑能不能持续去扩大我们的产业优势。

另外,我们需要考虑除了简单的投资以外,能不能诞生出更多的合作方式。作为一家市场化国资,我们不简单是有股权、母基金还有夹层的产业投资,我们还可以依托越秀资本提供租赁、AMC、期货等多元综合金融服务。希望能够更好的跟我们产业方去做业务的融合,做到产融结合。

所以相较于一般来说,我补充的核心是两点:

第一,更高的国家站位,国企的责任与担当。

第二,提供更丰富的综合金融产品,实现产融结合。

王翔:

刚刚吴总站在国有资本、市场化资本的立场,高屋建瓴地讲了很多他的思考。我可以从一个微观、战术层面上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我们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好的投资标的,首先,会看它的方向是否与我们的投资策略相契合,以及是否顺应市场发展的大趋势。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

氢能作为一项新兴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观察到在许多关键技术领域,氢能都展现出了突破的潜力。这种突破不仅预示着行业的巨大成长空间,也表明它是一个符合我们投资方向的优质赛道。

其次,以锂电池为例,尽管最近两年市场上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但我们认为锂电池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技术创新,提升电池性能,降低成本。其中,材料的迭代升级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

第二,深入评估团队的实力。包括团队的研发及市场化能力,换言之,是否具备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商业产品的能力,是否回归到商业本质,就像刚刚吴总所提到的,看他最终做的事情能不能盈利。

最后我想强调估值的重要性,这一点往往被许多创始人所忽视。即使一个企业在前述各方面都表现优异,但如果其估值与市场预期不匹配,估值过高,那么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它是一个好企业,但可能没有投资价值。

最想对创业者说的话

张翀昊:

我们落地十年,今年是第十一年,刚才走过的时候,看到40岁以下的创业者和35岁以下的创业者非常感慨,很简单的祝大家越走越好,顺顺利利。

钱松:

我借用字节跳动张一鸣的一句话就是“在大风大浪当中坚定自己的长远目标,坚定信心,保持恒心,坚持有意义的完成使命”。

吴剑:

我作为一个40岁创业的人,我给和大家说:首先还是不忘初心,不断追问你创业的初心是什么。然后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就是要先活下来,只有活下来你才有可能继续创业下去。谢谢。

王翔:

我想给大家分享两句话:希望所有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能够回归初心,回归商业本质,谋定而后动。常州武进区是一个有温度的、帮助创业者实现梦想的地方;创业邦是个有深度链接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好媒体;我们麟阁创投是有温度有深度帮助创业者实现梦想的好伙伴。

吴煜:

做金融,做投资,我还是那句话,金融永远要向产业去学习,去赋能产业,这才是金融作为百业之母它的职责所在。基于这样的一种帮扶、学习和反馈的关系,我觉得最后能说的是希望我们的青年创业者奋斗不止,也希望我们的投资人能终身学习。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