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无奈的退让,但不是跪倒 -- 再聊聊字节跳动被迫出售TikTok美国业务

西西弗评论 2020-08-03 14:30

编者按:本文来自西西弗评论,作者老C,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周日,我花了点时间更多的了解了一下这次TikTok事件的来龙去脉,比想象的要复杂。

TikTok出售美国业务给微软,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是躺平跪倒;而是极端不利情形下,被逼无奈之下的退让。

让我详细给诸位看官捋一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1、

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大部分报道是说美国政府打算用国家安全原因在美国封禁TikTok。在之前文章中我也分析了,这个封禁会得罪年轻人,同时与美国面上的言论自由原则冲突,并不容易执行。同时,即使执行了,TikTok也可以去告美国政府。

然而,美国政府的杀手锏并不是表面上的封禁,而是,2017年11月的一次收购案,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

Musical.ly 并不是一家美国公司,创始人是五个在上海工作的年轻人,两个核心是来自湖南的阳陆育和在SAP工作过的朱骏。虽然没有媒体报道他们的国籍,但我估计他们是中国人。

Musical.ly获得了猎豹和一系列美元基金的投资,按惯例,这家公司应该也不会注册在美国,估计是Cayman这样的离岸架构。

在头条收购Musical.ly的时候,这样一家法律上以及创始团队都和美国没啥关系的公司,自然当时也没想到需要申请美国政府的批准。

然而,这件事就被美国政府抓住了小辫子。

美国有一个机构叫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原本是负责审查外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的。这个机构并非所有项目都要审批,而是大部分领域是自愿申报原则,当事人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申报。

但,这种自愿申报秋后算账的方式,比看上去僵化的审批制度可怕的多。

2019年初,CFIUS向昆仑集团传达通知,要求其必须出售在交友软件商Grindr中所持股权。其后,据称CFIUS亦命令深圳独角兽公司碳云智能出售其在美国公司PatientsLikeMe中持有的多数股权。

这两笔交割都是已经交割数年,CFIUS是秋后算账,事后干涉。CFIUS的处理手法强调未经CFIUS批准的外国投资交易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受到CFIUS的干涉,这为类似交易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CFIUS可以无限期的秋后算账。

同时,在2018年8月,美国公布了一个新的法案,FIRRMA法案。这个法案大幅度加强了CFIUS的权力,以及扩大的审核范围。(但无论是昆仑收购Grindr,还是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都是这个FIRRMA法案之前。)

同时,以美国一贯长臂管辖的德性,即使你的公司不在美国,创始人和股东的国籍也不是美国,但只要被投资或收购的公司在美国有业务。只要和美国沾边,CFIUS就可以行使管辖权,就可能被秋后算账。

字节跳动当时就是觉得,Musical.ly不是美国公司,为啥需要美国政府批准,就掉以轻心,没有去CFIUS申报。现在被秋后算账了。

美国法律授予CFIUS权力包括,实质性的改变公司运营,否决并终止交易,强制性资产剥离等。

昆仑集团在被CFIUS处理后,被迫把Grindr低价卖给了美国公司。

如果我们打一个比喻,用大家都更熟悉的实体经济做一个类比

就是一家公司B,买了一家上海做海外出口的工厂。照理说和美国政府没任何关系。

但三年之后,美国政府说,因为你这家工厂生产的产品主要是对美出口,你的并购之前没征求我的同意,就是违规。你必须把工厂卖给我的人。

这就是流氓的巧取豪夺,是抢劫。

但整个过程,是在美国的长臂管辖的霸权法律之下的,CFIUS这个问题,字节跳动在美国打官司,基本没任何胜算。

2、

在收购Musical.ly后,字节跳动的另一个策略,导致现在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

很多西方公司收购其他国家竞争对手后,会把用户导流走,冷处理被收购的品牌,让其自然死亡。

即使是昆仑集团收购Grindr,也是让Grindr独立发展。如果被逼卖掉Grindr时,也就直接卖掉就可以了。

TikTok的情况完全不同。

抖音的海外版(TikTok)是在2017年中上线的,上线几个月后才完成了Musical.ly的收购后。

但字节跳动直接把TikTok和Musical.ly合并到了一起,在很多国家,原先的Musical.ly版本更新后,就变成了TikTok。西方国家普遍认为TikTok 是 Musical.ly 更换了品牌的延续。

这个决策从用户体验上,无疑是最好的。但同时给自己埋了一个大雷。这个雷就是,字节跳动无法划分清楚哪些部分是被收购的Musical.ly,哪些部分是原先的TikTok。

收购的Musical.ly 和 TikTok本身,已经无法分开了。

回到我之前的比喻:公司B买了上海的工厂后,和旁边一家自己的规模更大工厂合并,然后大规模投入巨资扩建,现在两家工厂已经完全结合到了一起,无法分开了,新工厂的规模是原先的五十倍了。

现在,美国政府就继续耍流氓,既然无法分开,我就把全部的TikTok都认定是当时被收购的Musical.ly 产生的业务,你必须把全部的TikTok都给我的人。

美国政府要字节跳动把一家合并后的,规模大了50倍的工厂全都给美国公司。

(这个是我的猜测,但当时媒体流传的500亿美元的估值,应该就是指TikTok全球业务,而不仅是TikTok美国。至少出售TikTok全球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

美国政府是流氓。当时字节跳动也确实没想到美国政府会这么流氓,掉以轻心了。

3、

面对这种极端不利的情况,字节跳动应该怎么做。

第一个选择是拒不执行。这个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目前好像被CFIUS处罚的企业,没有敢不执行的。无论是中国的昆仑集团,还是欧洲的公司,也都老老实实按照CFIUS的要求做。毕竟是全世界头号强国的司法机构,一家公司与之对抗,力不从心。

第二个选择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把火把整个工厂都烧掉,即使TikTok全球业务我都不要了,也要与美国这个邪恶政府对抗到底。看你美国政府能把我怎么样。这个确实能出口气,但是,老实说,企业做事情还是要理性,字节跳动也有众多投资者。

如果字节跳动采取了这个选择,谁会笑到最后。第一个肯定是扎克伯格,因为他在全球打掉了一个竞争对手。第二个也许是特朗普,因为反对他的年轻人少了一个平台。

对中国,也不一定是好事。毕竟,TikTok的主要渠道,Apple Appstore和Google Play都是美国公司。美国还是有办法继续搞你的全球业务。(比如列入实体清单,要求Apple和Google封杀TikTok)

第三个选择,就是退让迂回,放弃一部分地盘(美国业务),保存有生力量。现在确实TikTok和原来的Musical.ly分不清楚了。那能不能我把美国政府最关心的部分,就是美国业务(根据微软声明,加上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三个英语国家)交给美国公司。TikTok全球的其他业务能保留下来。和解后CFIUS也不能再找我的麻烦了。

目前看,TikTok要卖给微软的部分,不是全球业务,而只是美国业务(包括加拿大和澳新),用这个退让,保住TikTok在其他国家的业务。

这个也是字节跳动官方声明中表示的,字节跳动不会放弃TikTok,会继续努力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

这个退让并不是无条件投降。无条件投降是交出完整的TikTok全球业务。

这个是在不利条件下,被逼无奈的一个退让,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的一个交换,放弃美国业务,以保住其他国家的业务。

因为美国的流氓和霸权法律,也因为字节跳动在2017年的并购案中掉以轻心,没有做足够的提防字节跳动不得不接受一个战略上的退让,但并没有完全跪下。

4、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家公司B,买了一家上海做海外出口的工厂。照理说和美国政府没任何关系。

公司B买了上海的工厂后,和旁边一家自己的规模更大工厂合并,然后大规模投入巨资扩建,现在两家工厂已经完全结合到了一起,无法分开了,新工厂的规模是原先的五十倍了。

但三年之后,美国政府说,因为你收购的这家工厂生产的产品主要是对美出口,你收购之前没征求我的同意,根据我单方面制定的法律,你就是违规。你必须把工厂卖给我的人。要把扩大了五十倍,投入巨资扩建的工厂卖给我的人。

公司B在霸权和流氓之下,无力还手,于是就和美国政府谈。两家工厂现在确实没法分开了,我只好把工厂最大的,也是你最关心的一个车间卖给你,其他的能让公司B留下来。”

也是这样的:

”一对幸福的夫妻,已经结婚生子了。这是一个恶霸跑过来对丈夫说,你老婆曾经在我这里工作过,领过我的工资,根据我制定的法律,你们结婚需要我的同意。现在,未经过我允许就结婚了,你们就必须离婚,把你老婆嫁给我的小弟。不然我搞死你老婆。

这个恶霸膀大腰圆谁也打不过。老婆当然是不能让出去的。这对夫妻就倾家荡产,把传家之宝都给了这个恶霸买全家的平安。”

这种情况下,面对世界头号强国的霸权,我觉得已经是字节跳动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我们应该指责的是霸权和流氓,而不是被迫退让的字节跳动。

退让不等于跪倒。今年1月,中美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也做出了妥协,但是从当时的大局看,这个协议签订的没什么问题,不算跪倒。(当时也不知道疫情能闹成这个样子)

5、

我之前的文章中写过,Trump和美国鹰派精英相互利用,但他们的诉求并不完全一致。

Trump这个人做事完全从选举出发,并不是对中国有深仇大恨。要禁止Tik Tok不是什么国家安全,也不是中国因素,而是因为他的反对派可以通过TikTok调动群众,对他的选举构成了威胁,因此用国家安全和中国去作为借口。

Trump在利用反华情绪,真正目的是竞选。

即使TikTok美国卖给微软,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反而会让Trump更难下手,所以他并不情愿TikTok卖给美国公司,宁可彻底封禁。

但彻底封禁,会得罪TikTok的粉丝,同时法律上的立场也立不住脚。美国的鹰派精英其实并不想走到这一步。

美国鹰派精英的想法是打压中国,保证美国的霸权地位。所以,TikTok卖给美国公司,是他们最理想的结果。这样既不会得罪TikTok在美国的粉丝,也可以达到他们打击中国和中国公司的目的。昨天,美国参议院反华领袖,MarcRubio就表示TikTok卖给美国公司他就满意了。

Trump虽然自己希望彻底干掉TikTok,但毕竟他需要精英帮他干活,具体执行。所以估计最终还是会按照鹰派精英的思路,由一家美国公司接手TikTok的美国业务,维持继续运营。Trump的狠话,估计最后也就是一个砍价和威胁了。

6、

未来和微软的交易,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交易后如何运营,也有很多变数。

从微软的声明中,TikTok的品牌应该会保留。但,TikTok美国和TikTok全球的数据,是否会继续互通?

字节跳动的专有推荐算法,是否会提供给微软使用,会用什么方式使用?

是否会有不竞争条款,微软的TikTok美国不能在其他区域运营,字节的TikTok全球不能在美国运营?

从买家来说,微软算是一个还可以的选择。

第一,微软和中国的关系还算友好,Bing这个搜索引擎在国内一直遵守监管规则,也一直能使用。

第二,微软虽然并购了Linkedin,但本质并不是一个社交网络公司,给微软,比给Facebook或者Google肯定要好得多。TikTok美国在微软手里,对字节的威胁最小。

最后,这次字节的困境,主要还是因为Musical.ly的并购。如果当时是完全自主发展的,现在就主动的多。

现在字节的实力远远高于2017年,日后也不一定没有机会再进入美国市场。

总之,这个妥协和退让,是无奈之下的选择,但比卖掉整个TikTok要好太多了。

这是一项不平等条约,但坦率的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一个企业很难与世界头号强国对抗。

一个国家,一家企业,都需要能屈能伸。要打持久战。保留有生力量,先耕耘其他国家,用农村包围城市;割让一个车间,保留整个工厂。

美国是世界头号强国,实力远超中国。去年,我写了《新时代的论持久战》,认为中美之间的斗争是持续20-30年的持久战。在持久战中,就要保存有生力量,不争一时一地的得失。当年,长征放弃了江西革命根据地,同样损失惨重,但走到了陕北,开创了一片新天地。

字节虽然这次输了一座城池,退让了,放弃了美国市场,但在全球市场并非就一蹶不振。

华为在美国几乎没有业务,但华为仍然是全球电信和手机市场上最领先的企业之一。

“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这次的屈辱和退让,对字节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毕竟,字节跳动成立不过区区八年,后面的路还长。

7、

我写了很多美国的文章,很多人说我反美。

其实我不是反美,我认为美国是一个正常的西方国家。自私、狭隘、霸道都是美国这个国家的特点。我写文章,只是让大家看到美国的本质,揭开美国的面纱。

在美国处于绝对优势时,会表露出一些友好,和善,看上去追求自由,平等。但一旦美国感到威胁时,獠牙就会露出来。我的文章只是想告诉大家,美国是有獠牙的。只是在他强大时,他不需要露出他的獠牙,就足以达到目的。

当美国感受到威胁时,当美国不再自信时,一切就都不一样,本性就会暴露。二战后的麦卡锡主义,现在Covid-19疫情下的无限甩锅抹黑中国,对华为和TikTok的无理打压,都是国家本性的暴露。

我之前文章中写过,自由来源于自信。当美国没有了自信时,感受到了竞争时,也就没有了自由。

《聊几句言论自由》

法治也是一样。Rule of Law听起来好,但当你的法律是有问题,不公平的时候。Rule of Law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CFIUS,无限长臂管辖加上秋后算账的法律,根本就是不公平的霸权法。

用这个法律,从昆仑手里夺走Grindr, 从字节跳动手里夺走TikTok美国,看上去守法,但无法改变其巧取豪夺,运用法律明抢的流氓本质。

如果中国出一个类似的法律,肯定被全世界口诛笔伐。美国就没事。

8、

网络上,有些人把张一鸣的早期微博扒出来。有些微博是2010年11年的,那时,字节跳动还没有成立。这些有意义吗?

每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会发生改变。

如果不是Trump,不是这次疫情,大多数人都不会了解到,美国是这样一个国家。

如果当时,字节跳动就认清了美国的真面目,知道美国政府要秋后算账。

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后,肯定会用不同的策略,不合并不更名。保留Musical.ly 独立运营,把用户一点点导入到TikTok。两个业务分的比较清晰。

现在局势就会好很多,CFIUS要分拆,就把没什么价值,被榨干净的Musical.ly分拆卖掉甚至送掉就完了。

这个是事后诸葛亮。当时肯定没人想得到美国政府这么流氓。

今天,相信大多数国人,大多数企业家,都看到了美国的真面目,不会一味的相信美国的神话。在投资美国时,并购与美国关联的公司时,都会留一手,提防美国政府。这个从长远看,对美国这个国家,并没有太多好处。

为什么中国要搞一带一路计划,其实就是在几年前,中国政府就感觉到美国靠不住了,要耍流氓了。

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认识到,未来的世界和过去不同了。全球化逆转的趋势,难以避免。各个国家都会撕去温情脉脉的面纱,把真实的面目和赤裸裸的国家利益驱动,暴露出来。

国家之间的关系,本质上还是丛林法则,强者剥削弱者。

在你不够强大时,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谁让美国强大且流氓呢。

做为中国人,我们悲愤的同时,也应该感到自豪。美国公司竞争中打不过中国公司,要靠政府耍流氓才能保住市场。美国最强大的互联网霸权和文化霸权,被中国公司撬开了一个缺口。

十年,二十年后,再看吧。我相信华为不会垮,字节跳动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梦想。

再次引用一下尼采的那句话:但凡不能杀死我的,终将使我更强大。(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这句话出处是《偶像的黄昏》(Gotzen-dammerung)。

美国,这个全球数十年来的偶像已经走入了黄昏。

美国实力犹在,但是,世界对美国的崇拜和信任,却在日益消退。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的Gotzendammerung(偶像的黄昏),

也许有生之年,我们也能看到美国的Gotterdammerung(众神的黄昏,笑)。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