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产业互联网时代,创业者如何抓住成为行业冠军的机会?

创业邦 2021-09-26 11:37

9月23-24日,2021 DEMO CHINA 创新中国峰会在重庆融创国际会议中心亮相。自2007年以来,由创业邦打造的DEMO CHINA创新中国峰会已连续十四年为高成长创新企业搭建高规格交流平台。本次第15届峰会同时获得了首席合作伙伴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特别支持单位重庆科技创新投资集团的倾力支持,5大赛道由专场合作伙伴高通创投、腾讯5G生态计划、红杉中国种子基金、HP、联想创投、H50等产业及创投机构联合打造。

红杉中国种子基金产业互联与科技专场,由高通创投高级风险投资总监毛嵩主持,诺基亚成长基金管理合伙人葛瑶、盛景嘉成董事总经理刘迪、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聂冬辰、晨山资本合伙人王志飏与初心资本合伙人许旸洋五位嘉宾,围绕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进行了探讨。犀利观点如下:

1、产业互联网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网络是基础;二、平台是核心;三、安全是保障。

2、对创业者来说,下一阶段应更多地贴合国内的产业发展空间,在垂直类产业中持续深耕,创造出有自己特色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3、我们在整个产业互联网里找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相较于降本增效,我们更关注能否帮助企业开源。

4、产业互联网领域更像是一个山地,创业企业有大量成为行业冠军的机会。

5、随着各个行业的数字化基础变好,产业互联网的平台型机会越来越少,但会诞生更多伟大的软件型或互联网企业。

以下为对话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毛嵩:首先,请各位谈一下自己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以及各自机构在产业互联网方向有哪些布局?

葛瑶:诺基亚成长基金是一家独立的基金机构,我们在投资上现在已经做了五期基金。产业互联网,我觉得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网络是基础;二、平台是核心;第三、安全是保障。为什么说网络是基础,当然跟诺基亚本身的主业有关系,因为我们是做通信技术起家的,在产业特别是工业领域,还有非常多数据方面的痛点。而数据安全是我们投资非常看重的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上网,如果安全保障不了,基本的生产就保障不了。我们在边缘计算、数据安全的应用,以及智能制造和工业数据化中有非常多的投资。

刘迪:盛景嘉成主要有两块业务,第一块是做母基金,通俗一点说就是我们给各个基金出钱,盛景嘉成从2014年成立到现在投资了一系列国际国内知名的机构。另一块业务是我们绕开了股权直投,相对来说投资周期更短,能够创造更多的收益。在股权直投方面,我们更侧重于TMT科技层面的一些股权直投基金。

我们看到大多数产业的爆发都是从科技革命开始,底层都是科技变革驱动产业快速发展,而产业在线下或者线上发展最快的载体其实就是消费。而在科技和消费之间,怎么样做连接,其实是产业互联网需要做的事情。因此,盛景嘉成关注更多的是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投资。我们过往也投资了一系列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希望能够通过这些平台,将科技快速赋能到产业中去。

聂冬辰:我们还是延续过去十几年在早期VC行业的投资风格,主要投资的几大方向包括企业服务、数字医疗,产业互联网也是贯穿了整个大的投资赛道。因为产业互联网本身概念很大,我们还是从原点出发,在整个产业互联网里找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如何评价这些公司,相较于降本增效,我们更关注能否帮助企业开源。真正的大开源是原来这家企业只能在一两个产品线上赚钱,但是通过你的技术赋能,能够让他赚到第三、第四、第五项业务的钱,相当于把整个收入来源拓展。所以我们过去在生鲜、家装建材和医疗等领域有相关的布局。

王志飏:我们在2015年筹备,2016年晨山资本这个新品牌专注于早期投资。我们基金的投资主题就叫数字驱动产业互联网,对于产业互联网的理解就是八个字:万物智联、数据驱动。我们核心关注两个大方向:一个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包括帮助企业做开源节流、组织优化,在各个领域都会有具体的落地;另一个更多的是期待看到通过链接加上数据,能够在中国非常巨大的产业互联领域诞生一些新物种、新玩法、新商业模式,为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创造更大的价值。关于我们的投资项目和投资思考,也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晨山资本,上面有详细的企业介绍。

许旸洋:初心资本应该也是在场基金里投资阶段相对早期的,我们以投第一轮和第二轮为主,也相对专注在企业服务。特别是一些垂直赛道。我们也是从相对偏软件的视角慢慢延伸到产业阶段,深入到各个细分行业后,发现整个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可能才刚刚开始。我个人理解,传统的产业互联网可能还是偏向于平台思维,在一个行业里做全链条,把整个行业核心的环节全部做起来,但在我们的视角下,这样平台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随着平台化或者数字化的程度到达一定阶段,一些对特定行业有认知的创始人,可以把产业互联网的作用发挥出来。我们布局比较多的行业包括建筑地产、物流、医药等,各个行业的数字化基础都在变好,这些体量庞大的行业能够诞生更多伟大的软件型或互联网企业公司,这是我们在重点关注的。

毛嵩:今天我们看了12个项目,我们每人评价一个,最有兴趣或者印象最深刻的项目?

许旸洋:今天我比较有感触的是西门子孵化的项目Deephow。因为这个方向从企业服务的角度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本质上是把企业的知识库做了一个企业百科,在新型的企业百科下,企业还是希望做到一个数据库。另外,视频又是一个变量,每个企业每年生产的视频可能是以十倍的数量在增长。这两个方向的交叉,还是有探索机会的。不过,从我个人来看,,对于特定场景解决问题的程度可能会稍微低一些,在特定领域还是需要更专注。

王志飏:点一下妆溯吧。我们看产业互联网投资的时候,可以看到工业4.0等一系列的理想,但现实还是很骨干,不同行业领域里基础的信息化和数字化水平差异非常大,往往很多工业的智能应用在落地时会发现,遇到的挑战并不是人工智能层面,更多的还是在基础的数据化、信息化层面。因此,在某个领域去做落地时,对行业的深耕是很重要的。所以妆溯邓总的过往经历有助于在化妆品领域发展。此外,化妆品行业确实也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行业,还有探索和尝试的机会。

聂冬辰:我也是对Deephow有兴趣。在基础盘上,可能同类型的企业有好几家,如果你的竞争优势和行业壁垒凸显出来,投资人会愿意投入到这个企业身上。还有一个乡村笔记,这个项目我们也非常喜欢,不过,数据在里面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快速的规模化以后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刘迪: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叫安维尔,就是做港口的。这个项目让我们感觉到,在产业互联网大的赛道里,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机会,每一个行业都是潜在的万亿级产业,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切入,都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安维尔深耕一个产业环节,在这个产业环节里,把项目需求方提出的需求做到了极致,今年有接近1亿元的收入规模,未来随着市场占有率的提升,或者在某一个细分港口的份额不断提升,以及伴随着整个市场的新老迭代,还是非常有机会的。

葛瑶:我也对前面提到的港口数字化项目非常感兴趣。一方面,诺基亚本身也是服务港口,我们在港口数字化方面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同时我们,也非常了解这方面的痛点,确实像刚才创始人所说,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在这个垂直领域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们发现市场非常大,整个的港口场景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集合,首先它流转速度非常快,对效率要求很高,设备又都是老旧设备,所以市场中有巨大的数字化空间。

另外,从企业本身来讲,他们已经服务了600多个港口,有网络化的效应在,做到行业前列的可能性非常达。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是一个卖硬件的公司,软件的比例是非常高的。通过自己在垂直领域中的重要地位,有能力把前沿技术和先进的解决方案完美应用到港口的场景中。

毛嵩:第三个问题,对于产业互联网,各位有什么样的建议或者意见?

葛瑶:首先,在产业互联网这个领域,还是希望大家深入了解行业本身的特性,不要盲目为了产业互联网而产业互联网。中国之外,我们也投资了很多美国和欧洲的企业,也发现了很多问题。很多公司的产品在行业中,其实不在于到底有多高的壁垒,而往往基于对于行业本身的了解,在产品上有一点体验的创新,都能很好地获得客户、赢得市场。

刘迪:我们伴随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最开始其实有很多盲目的发展趋势或者经历,但到了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程度的不断提高,C端对于互联网的认识不断提高,很多产业已经和国外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形成了完全不同的产业基础和产业环境。所以对创业者来说,下一个阶段就是更多地贴合国内的产业发展空间,在垂直类产业当中持续深耕,创造出有自己特色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聂冬辰:企业的能力和产业发展阶段是相匹配的,因为团队的能力决定了做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最有可能成功。有些行业还处在需要信息撮合的阶段,有些行业快速发展到要去做内容和整个生产关系的改造,有些行业甚至需要极高的AI人工智能直接渗透到生产过程中,不同的发展阶段就决定了可能只有某种商业模式在现阶段才有成功。所以在创业时,需要好好思考自己的能力是否匹配产业当下的发展阶段,以及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最适合、最有可能成功的。

王志飏:第一,我们要明确衡量企业创造的价值,无论是产品还是服务,是否能够给客户带来非常显著的效益,这对产业落地非常有帮助。第二,产业互联网领域是非常巨大的,但并不像消费互联网领域,它是一个山地,会有大量成为行业冠军的机会,我们希望看到创业企业成为行业的冠军,然后再拓展平台化。第三,产业互联网领域还是需要合作,互利共赢。

许旸洋:产业、互联这两个属性本身,在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有事发生的,很难一开始就做一个平台型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反而可能是一个单链的,在一个行业里做得很深,可以即插即用,可以解决具体问题。随着切入产业,慢慢才会带来更多互联的机会。真实案例里最常见的情况是,一开始就做得特别大的公司,往往发现最后可能也没有建立起来真正的互联,或者给客户提供的价值也没法做到标准化。

毛嵩:最后,我也代表在场所有人给创业者一些祝福,创业本身是很艰难的事情,互联网跟产业的结合,创业可能会更加艰难,是一条值得尊敬的路,谢谢大家!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